Oriental Bittersweet

東方苦甜藤 — an SM/shibari/bondage website by Nawakiri Shin

BDSM 的同意與拒絕可給香草人什麼啟發?

我們希望可以建立不同的性愛劇本。希望它是平等的、協商的。沒有人非得為對方做什麼,但在此前提下,雙方也可以誠實溝通自己的慾望。這是一個雙方都可更坦承自在的氣氛。

一繩 — 回歸繩縛的初心

繩有氣味、有聲音;可以操作得有快有慢,有輕有重,能製造各種觸感:可以是癢,可以是痛,可以像愛撫也可以像緊抱。繩縛的目的不只是完成一個綁好的成品,拘束不是結果。

Q & A: BDSM 是什麼?

SM越來越常見了。但,到底是什麼人在玩SM、玩些什麼、為什麼喜歡呢?

BDSM: Mainstreaming and Identity

This is a Chinese translation of the article BDSM: Mainstreaming and Identity by ItsPlay, published on The Stand News on 31st January, 2016.

ItsPlay is a scholar/practitioner of BDSM who studies transgressive performative practices.
http://itsplay.weebly.com/

Nawakiri Gallery, File.03

It was a very, very cold spring evening when Franco Wang, the photographer I trusted the most, took photos of me and Nancy. I could almost recall the cold chill on my skin. Nancy took this photo shooting very seriously…. Continue Reading →

「愛贏了」之後?性工作除罪爭議再起

「愛贏了」的大團結比大家想像得還快地出現陰影。國際特赦組織提出一份草案主張全球性的性工作合法化。不意外地,一些保守團體、宗教團體自然反對。但這次,遺憾地,一些盟友也成了敵人,包括一些高知名度、形象開明進步的名人們。

Harvy Milk

Milk 也搬到這兒。因緣際會使他決定參與政治事務。但他並不是當地唯一的同運人物。Milk 尋求他們的幫助,並且一開始就很有野心地想選市政顧問。已經耕耘十年的 “Alice Club” 成員 Jim Foster 不客氣地說「民主黨有句老話:跳舞之前,你得幫忙搬桌椅。老實說,我沒看你搬過桌椅。」此後 Alice Club 一直是 Milk 的對手, Milk 也不客氣地打擊他們。和相對保守、採取合作路線的前人相較之下,Milk 能言善道,有群眾魅力,最後真正當上了市政顧問。

彩虹旗/同志驕傲旗

「我很驚訝,人們立刻就懂了,像閃電一樣快地把[彩虹旗]當作他們的旗。它屬於我們所有人。這是我一生最刺激的時刻,因為我立刻知道這是我將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。我的一生都將和彩虹旗有關。」

(中文) 關於乳頭解放,你也許不知道的歷史

1930 年, 四個人在美國 Coney Island 因在海灘露胸被捕。許多人接連抗議,爭取裸露上半身的權利。1935 年,一群人在紐澤西快閃露胸,其中 42 人被捕,每人被罰美金兩元。

重點是,以上談的都是男人。

1930 年代之前,男女的乳頭都是猥褻的、羞恥的、禁忌的。現在男人可以脫得很瀟灑自然,是前人用肉身衝撞爭取來的。

歐美 BDSM 社群史 (一):皮革男

1950 年,18 歲的高個子小男生 Thom Magister 剛從高中畢業,被「年輕人,去西部吧!」的口號所感動,從紐約一路搭便車到洛杉磯好萊塢找工作。一天回家路上,他搭上了 Charley 的哈雷機車。他只知 Charley 愛機車、愛喝酒、愛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、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見面。他還不知 Charley 在二戰時從軍、被俘、在日本戰俘營熬過了兩年,被割去睪丸。戰後回到美國,他和許許多多受創的大兵無處可去,也無處想去。他還不知 Charley 將領他進入後來被稱為「舊衛 (Old Guard)」的 SM 世界中。

« Older posts

© 2016 Oriental Bittersweet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