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iental Bittersweet

東方苦甜藤 — an SM/shibari/bondage website by Nawakiri Shin (小林 縄霧)

持續演化的 BDSM 需要更積極的對話 ——「BDSM: 主流化與身份認同」補述

「安全、理智、知情同意」並非憑空想出,而是經歷「性戰爭」、愛滋流行、與公權力迫害,為對內組織社群,對外提出個說法,而逐漸凝聚成的共識。BDSM 一直持續地與社會對話,也在社群內彼此對話,並隨著時代演變。當 BDSM 與其他性邊緣材料被編入課本而被抨擊,當書籍或影像被查禁,我們必須與性別、公平、人權等價值對話,尋找共存的平衡點,提出一個說法。

優雅精緻的 SM 小道具:刺輪

刺輪在手,可在對方的身體上進行各種探索。可以很細緻地玩弄,但玩起來可得溫柔些。

歐美 BDSM 社群史 (二):舊金山都更,與SM中產化

放到十年以上的尺度後,大環境的改變如此深入地改變著人們生活的細微處,連 SM 都因此而不同 — 舊金山的故事如此告訴了我們。而十年其實並不長。如果體認到個人命運是如何與群體息息相關,我們就不能對現下發生的不公不義漠然對待。

對 SM 好奇嗎?給初入禁羈世界的你的建議

你對 SM 好奇,覺得這之中有些莫名的什麼吸引著你。你有些從沒和人說過的慾望和幻想情境,想認識一個伴,和他分享,一起探索,迎向種種的未知。你該怎麼做呢?

BDSM 的同意與拒絕可給香草人什麼啟發?

我們希望可以建立不同的性愛劇本。希望它是平等的、協商的。沒有人非得為對方做什麼,但在此前提下,雙方也可以誠實溝通自己的慾望。這是一個雙方都可更坦承自在的氣氛。

一繩 — 回歸繩縛的初心

繩有氣味、有聲音;可以操作得有快有慢,有輕有重,能製造各種觸感:可以是癢,可以是痛,可以像愛撫也可以像緊抱。繩縛的目的不只是完成一個綁好的成品,拘束不是結果。

Q & A: BDSM 是什麼?

SM越來越常見了。但,到底是什麼人在玩SM、玩些什麼、為什麼喜歡呢?

BDSM: 主流化與身份認同

現代禁羈的挑戰之一是如何與其日益主流的狀態協商。女性服從、男性支配只是眾多禁羈實踐與心理狀態之一,這種多樣性需被瞭解。BDSM 實踐是一個很複雜、且仍在演化中的田野。因此,禁羈必須在主流媒體中被公開且誠實地討論,使得關於 BDSM 實踐的對話可以開展並延續,方能讓我們對這複雜的群體與實踐更加地了解。

Nawakiri Gallery, File.03

「愛贏了」之後?性工作除罪爭議再起

「愛贏了」的大團結比大家想像得還快地出現陰影。國際特赦組織提出一份草案主張全球性的性工作合法化。不意外地,一些保守團體、宗教團體自然反對。但這次,遺憾地,一些盟友也成了敵人,包括一些高知名度、形象開明進步的名人們。

« Older posts

© 2017 Oriental Bittersweet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