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riental Bittersweet

東方苦甜藤 — an SM/shibari/bondage website by Nawakiri Shin (小林 縄霧)

Page 2 of 9

歐美 BDSM 社群史 (一):皮革男

1950 年,18 歲的高個子小男生 Thom Magister 剛從高中畢業,被「年輕人,去西部吧!」的口號所感動,從紐約一路搭便車到洛杉磯好萊塢找工作。一天回家路上,他搭上了 Charley 的哈雷機車。他只知 Charley 愛機車、愛喝酒、愛和朋友在一些很吵的、常有人打架的酒吧見面。他還不知 Charley 在二戰時從軍、被俘、在日本戰俘營熬過了兩年,被割去睪丸。戰後回到美國,他和許許多多受創的大兵無處可去,也無處想去。他還不知 Charley 將領他進入後來被稱為「舊衛 (Old Guard)」的 SM 世界中。

《格雷》現象

然後出現了《格雷》。為什麼我們談《格雷》?因為我們「是」,我們自認為我們看得懂,我們的觀點和「香草人」不同。怎麼個不同法?《格雷》缺了什麼,錯了什麼,怎樣才「是」BDSM? 哪種 BDSM? 你的 BDSM 和我的有什麼不同?我在什麼意義上「是」個 BDSM 人,或著我又和所謂的 BDSM 多麼疏離?怎樣是新手、怎樣是老手?這許許多多論述被生產出來,成了這個社群人人尋找、釐清、界定自己與 “BDSM” 的關係與位置的儀式。社群如此被打造、強化著。

繩縛歷史探源(三): 浮世繪

日式 SM 美學是圍繞著「責」開啟的。在富有張力的劇情中,在壓抑、哀傷、淒美的氣氛下進行,用美德與墮落、痛苦與愉悅的反差觸動人心,挑動觀眾的情慾,引發情緒的昇華。這和談支配服從、束縛規訓、深究主/奴/top/bottom/dom/sub各自責任義務的近代西方 SM 概念相當不同。 在「責」的概念中,繩不僅可阻止人逃脫,被如犯人般綁起本身就是與階級、身分相關的羞辱,也可以拉扯或壓迫肢體、切入肌膚,製造痛楚,用於拷問與折磨。被稱為「昭和SM文化之祖」的伊藤晴雨最早的幾本著作為《責の研究》、《責の話》。明顯地,S/M 是個西方輸入的詞彙,在那之前,日本對 SM 的理解就是「責」。

《愉虐性工業》KINK

「如果香草色情工業是星巴客,KINK 就是公平交易咖啡。」一篇報導如是說。其實,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繩縛歷史探源(二):歌舞伎

除了捕繩術,另一個對現代日式繩縛美學影響深遠的是歌舞伎表演。 相傳歌舞伎源自戰國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繩縛歷史探源(一):捕繩術

將拘束、玩虐和性慾連結是原慾本能,實踐慾望的方式則自然地從文化環境中取材。日本生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2013 澳門成人博覽會

2013 年 12 月,我與南西參加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舉辦的 Asia Adul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「一繩」與情趣繩縛

2012年夏,我們跑了一趟英國。原想學習神經與繩縛的安全知識,陰錯陽差地被放了鴿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實在搞不懂龜甲縛…

我總覺得我搞不懂「龜甲縛」這東西。 龜甲縛如此深入大眾對 SM 的印象 &#82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原來我不曾懂繩縛 — Moscow Knot 2013 記事

「原來我不曾懂繩縛。」 與歐洲朋友們見面總是給我這樣的衝擊。「原來我不曾懂繩縛,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« Older posts Newer posts »

© 2017 Oriental Bittersweet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