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:zh]2016年八月起,我將在「臉紅紅」寫文章,為那兒的讀者介紹 BDSM。這是第一篇,請大家不吝指教。臉紅紅版:專業繩縛師特來解惑!精選八個最常被問的 BDSM 問題

SM越來越常見了。國內外歌手的MV邀請繩師設計精彩的繩縛場景。原屬於SM圈子內的皮革、金屬裝扮也被許多人借用。描寫BDSM的言情小說風靡全球,讓護家盟都緊張了起來。現在,大家看到拿著皮鞭、穿著馬甲的裝扮,或看到身上綁著一格一格菱形裝飾的「龜甲縛」,都知道這可是有情慾意味的。「你是S吧?」「你是不是有M傾向呀?」等等說法逐漸變成日常用語。但,到底是什麼人在玩SM、玩些什麼、為什麼喜歡呢?

Q: SM… 就是把人綁起來鞭打、滴蠟燭的那個嗎?

A: 其實在BDSM圈內活動的人幻想與實踐的種種遊戲千奇百怪。繩縛、鞭打固然是常見的BDSM遊戲,能造成感官刺激的實踐方式還有許許多多。也有人喜歡不涉及肉體的心理情境。對大部分圈內人來說,與其說是喜歡某個特定項目,不如說是喜歡某個情境。例如:被支配而無法抵抗、陷入某個戲劇性的情節,或者激烈地想要/被想要。某些行為即使看來類似,內涵可能相當不同:有人認為BDSM是親密與愛的表現,但也有人認為在BDSM關係中才可以抽離情緒,玩得盡興。

Q: 欸,你剛剛說… “BDSM”?

A: “BDSM”是1980年代歐美創造出的詞彙,目的是為讓在圈內活動的、各種各樣的人都能有「啊,那確實是在講我」的感覺。這是三組詞的組合:BD指束縛與規訓(bondage & discipline),DS指支配與服從 (domination & submission),SM指施虐與受虐(sadism & masochism)。國內把”BDSM”翻譯為「皮繩愉虐」。但即使如此,漸漸地,還是有許多人覺得自己並不在這幾個大分類中。因此歐美近年來逐漸開始用”kink”(原有「扭曲」之意)一詞更含糊地指「我們這些怪怪的人。」這也反映出了SM圈是個成分多元、有許多不同意見、無法簡單描繪全貌的群體。

圈內人把「非BDSM」的人事物稱作「香草」。緣由是拿冰淇淋做比喻:香草是最基底的冰淇淋口味。

Q: 所以,SM, BDSM, 或 kink 到底是什麼呀?

A: 很難用一句話說完。但一本經典SM手冊《The Topping Book》中認為BDSM人的共同點是「把一般被認為負面的感官、情緒、或情境轉化為被想要的、可享受的、或帶有情慾的」。我覺得這是個很貼切的總結。

Q: 但是,為什麼會有人喜歡這些負面的感覺呢?為什麼有人喜歡把自己弄痛,或喜歡看別人痛?為何有人喜歡被人命令,或控制別人呢?

A: 問「為什麼會」時,似乎預設人們本來就是不該喜歡這些東西的。但回想一下:辣的感覺也是痛的,仍有人喜歡辣的食物;掉落的感覺很恐怖,但大家仍排隊搭雲霄飛車。如果問為什麼,也許他們會回「因為很刺激,而且我知道是安全的。」SM也可以這樣看待:會幻想刺激、有張力的情境也許本就不是奇怪的事,而如果可安全地嘗試,許多人也會願意體驗一下。

Q: 但,一旦嘗試了這種刺激,會不會就… 「回不去了」?

A: 我覺得食物的比喻在此也很貼切。喜歡吃辣的人不見得每餐都想吃,也不見得再也不喜歡其他口味的菜色。即使真的每餐都想吃辣,也沒什麼不可以 — 這不過是他依照喜好選擇的許多事情之一。如果我們對於「變得很愛吃辣」沒有什麼恐懼,對於「變得很喜歡SM」也不必那麼擔心才是。

Q: 所以,有多少人在玩SM?男生多還是女生多?受虐的大都是女生嗎?

A: 其實,如同我們前面所說的,BDSM/kink 是許多不同種類的、「怪怪的」的性實踐的總稱,要說某人「是」或「不是」本就是很難的。我甚至覺得,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獨特的性喜好。SM圈子中有男有女,同性、異性、雙性、跨性的組合都有。甚至,SM對象的性別不一定得和香草(非SM)情境下選擇的對象性別一樣。男女也都可能扮演施虐/受虐,支配/服從等各個角色。某人可能對這個人是服從者、對那個人則是支配者。身份與角色的流動是常見的。

Q: 喜歡SM的人會很難找伴嗎?伴侶大多是自己的男/女朋友嗎?

A: 其實SM人沒那麼孤單呢。現在國內已經有很熱絡的SM聚會與活動,可在那兒認識同好。對許多默默對SM感興趣的人來說,「喜歡SM」甚至是個加分的條件。

許多人都希望自己的男/女朋友也是自己的SM伴侶(雖然也有人認為和SM對象不能夠、不應該發展感情),但有時難免事與願違。因此圈內也有許多人同時有圈內的SM伴侶,和「香草」的男女朋友。如何協調、共處,是許多人都在摸索的課題。

Q: 那,如果我想多認識SM,可從哪裡開始呢?SM活動是不是仍很地下化?大家會不會很怕被知道、很討厭外人?

A: 國內第一個公開倡議BDSM的團體「皮繩愉虐邦」在每月第一個週日舉辦的「脫殼日」是個適合初心夥伴來看看的好場合。「脫殼」與 “talk” 諧音,辦在公開、明亮的咖啡店,讓大家可多講話,認識彼此,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任何人都可來參與。每月第二個週六,西門町的酒吧 Commander D 舉辦的「飛客(Freak)日」則是可以玩耍、見識一下BDSM是怎麼回事的機會。

此外,也有許多團體在台灣各地舉辦自己的SM活動、聚會、表演、展覽、演講等等。皮繩愉虐邦每月會在其Facebook 粉絲專頁上公佈當月已知的各單位公開活動。在大家的努力下,認識BDSM已經不是那麼難的事。

Q: 最後… 咦?你是誰呀?

A: 我是小林繩霧,2003到2006年在日本學習繩縛,並從2004年起參與國內的SM社群活動。受「臉紅紅」之邀,我將在這兒和大家多介紹關於BDSM的種種。如前所述,BDSM 是個很大的群體,我在圈內越久,越覺得自己瞭解的只是一小部分。但仍希望能多為臉紅紅的讀者們介紹一些有趣、有用的事物。

ps. 感謝漉露與南西校稿與提供意見。
[: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