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林 & 漉露

按:本文於臉紅紅同步刊登:窺看 BDSM !給初入禁羈世界的你七大建議

你對 SM 好奇,覺得這之中有些莫名的什麼吸引著你。你有些從沒和人說過的慾望和幻想情境,想認識一個伴,和他分享,一起探索,迎向種種的未知。你該怎麼做呢?

你可能聽說國內有些 SM 聚會。不知裡頭是怎樣的?會不會和電影、小說中的印象一樣,許多人戴著面具,穿著皮衣、拿著繩子鞭子,在暗暗的地下室伴隨著此起彼落的呻吟聲中調教。那多可怕呀!即使不是如此,一次和許多陌生人見面壓力太大。如果遇到熟人更是尷尬極了。

所以,還是在網路上找個 BDSM 社團,在那兒瀏覽徵伴廣告,或著自己貼個徵伴廣告吧?隔著螢幕似乎比較有安全感。從中挑個對象聊天,然後約出來見面、調教。這樣好像令人安心多了?

我們覺得,實情其實完全相反!和一個僅在網路上聊過天、沒見過幾次面、不了解其個性、人品、技術能力的人單獨相處甚至調教,其實才是令人捏一把冷汗的冒險舉動。網路世界很大,留言、回訊息門檻低。也因此網路上認識的人水準參差不齊。許多人說得一口好調教,自稱有數十年圈內資歷,認識許多名人,但都難以驗證。開房間後對方強要進行約定之外的項目的事例,其實仍常發生著。

本文是寫給想進入 kinky 世界的新手的一些建議。由於受方常被認為是較易受傷的那方,本文中較多的建議以受方為對話對象。但施予方也可反向推敲,揣摩該怎麼想、怎麼做,才能成為一個令人安心的可靠施予者。

參加公開活動,藉此認識朋友和可能的伴侶

SM 聚會的種類很多,有適合玩樂的派對,有專門練習交流某項技術的活動,也有以在輕鬆的氣氛下聊天、認識夥伴、傳達知識與訊息為目標的聚會。後者在歐美被稱作 “munch” (字源為吃東西的聲音,因為最初辦此類聚會的發起人邀大家「一起出來啃漢堡吧!」),此種形式也早被引進至國內並定期舉辦著。

聊天型的聚會通常挑選明亮、可放鬆的咖啡店或酒吧,聚會的同時店家通常也正常營業,因此可降低身份曝光的疑慮:遇到熟人時總可推託只是路過。在這類聚會中你可以和許多 SM 同好面對面接觸。可聊 SM 的事,也可聊一般的生活話題。可看大家把自己的道具、書籍拿來分享,討論彼此的心得。可以積極地問問題、聊天,但即使只坐在角落靜靜地觀察,也不會顯得奇怪。如果有可以信得過的朋友,這種聚會也適合請他陪伴壯膽。

我們建議,這類聚會是比較適合認識朋友和潛在對象的場合。在聚會中可以面對面觀察一個人的談吐、見識。由一個人和其他圈內人相處的互動,可以看得出他的資歷是否有所本。若有覺得有興趣的對象,也可從聚會中的其他人口中得知大家對他的評價。

頭幾次調教不妨也在公開聚會中進行

和不熟悉的對象開房間獨處的風險不小。與其私下調教,不如到聚會中先試玩看看吧。除了前述的 “munch”,圈內也有提供場地、設備,可在現場進行輕度遊戲的聚會。

在 SM 派對中、在那麼多人面前玩,不是很可怕嗎?其實恰巧相反,在圈內人多的地方調教,反倒是安全的。現場有許多有經驗的同好看著,如果呼救,有人可立刻幫忙。若有人覺得他玩得太危險,也可以適時提醒或阻止。

這是一個健全運作的 SM 社群應發揮的功用。

別急著認主/奴;多認識角色型態接近的朋友

想找個伴無可厚非,但我們建議:與其急著物色一個主人/奴, 不如先認識一些朋友。受方/服從方更應有些同樣身為受方/服從方的朋友。在和一個對象建立關係之前,先在 SM 圈中建立自己的人際網絡。

在一般香草關係中,許多人都知道:如果你有了個男/女朋友,最好讓你的朋友也認識他。若出了問題,有他們可以諮詢。也許他們能客觀地看待你們的關係,在需要時給你建議。

發展一段 SM 關係時、尤其在剛踏入這個世界時,你會更需要這樣的支援。但許多人無法和一般朋友討論 SM 關係中的種種。如果你有同樣在 SM 圈內、立場和你接近的朋友,一但有了疑惑、苦惱、傷心的事,就可靠他們提供諮詢,給你實質建議和情感支持。

你的伴侶不應該是你和 SM 圈的唯一聯繫。從其他朋友那兒,你能打聽到一些人的風評。在和潛在對象協商彼此要的 SM 關係時,可和朋友們討論這樣的關係是否合理。

即使你已經有了伴,我們也建議你們一起多參加些公開活動,多認識些圈內朋友。如果你是受方,而你的主人不准你參加公開聚會呢?在我們的經驗中,這通常是個壞跡象。他也許會告訴你許多理由:這是為了保護你,因為圈內很亂、因為聚會中的人很壞… 實情往往是他有些事情不希望你知道。

一個好的主人,得先是一個好的人

SM 情境中,受方把自己交給施予方,施予方也應負起相對應的責任。一切順利美好時,相處自然容易,但遇上挫折才是考驗雙方的時候。調教總有不如預期中順利的時候:他自以為有把握的項目可能出錯,此時他會停手,還是會假裝沒事而硬撐呢?他以為你喜歡的東西你可能不見得喜歡,此時他是否放下身段虛心學習?也許氣氛就是不對,就是不順利。此時他將能照顧好你,還是會責怪你呢?

一個好的主人應能負起責任,注意受方身體安全,並照顧受方的情緒。知道自己的能力限制,對於不會的東西虛心學習。應該能和你溝通,誠實告訴你他的想法,也有耐心聆聽你的想法。有時,必須能接受「被拒絕」。

於是,我們發現:要成為一個好主人,得先是個好的人。挑選一個主人前,觀察他是否誠懇、誠實,情緒是否穩定,處理情感是否成熟。是否謙虛,知道自己不足,並願意學習。是否體貼他人,願意聆聽。

受方可多回饋、溝通

BDSM 常見的情境是用不對等權力關係當作腳本,為了讓一切(就是遊戲好玩的部分)持續運作、進行,施予方肩負了腳本中名為「掌握權力」的角色。這使得「去承認自己的不確定」對施予方來說是有壓力的。因此,無論在關係方面還是調教方面,受方有一個情境外的重大責任是:回饋與溝通。

在調教進行中,施予方對你做的每件事,你喜歡與否,都可以試著用表情、肢體、和聲音來傳達給對方。而一位細心的施予方也應持續觀察對方的反應。

在調教過後,可以主動聊聊剛才喜歡的時刻,讓對方知道是喜歡那時的什麼(比如說營造出的情境、或是操作起來的手法,是他說了哪一句話讓你特別有感覺、還是他適時的安撫讓你感覺獲得鼓勵而能承受更多),一起找到彼此喜歡的原因。

更重要的是,不愉快的部份,在調教進行當中可能難以開口。結束之後不要憋著,這樣對方沒有機會知道,對兩人的關係有害。好好地傳達給對方,給他機會瞭解,將讓你們更好。

別太早認定自己的性向

一和圈內人接觸,總會被問「你是 S? 還是 M?」似乎非得要確定一個身份,才知道怎麼應對似的。是 S 或是 M 好像被當成一種待發掘的天性。有人甚至會告訴你,一個夠格的 S 應怎麼表現、一個夠格的 M 又應如何。因此,認為自己可能是施方/主動方的人,就急著扮演得有侵略性、有壓迫感,不小心就捨本逐末,忽略上述更重要的特質,甚至在他人看來其實是白目無禮,那就不好了。

事實上,剛開始以受方自居,後來「轉職」成施方的例子其實不少,由施方被「開發」成受方的例子也有。更多人的角色其實是看情境、看對象的:對某些人是 S,對另一些人則是 M. 人對了、情境對了,自然可以進入某個 SM 角色。情境還沒到的話,想要我服從?才不可能呢。

一個禁羈圈內人可以不用「是」S 或是 M. 喜好本就是流動的,可以學習、轉變的。在這個前提之下,認為 S 或 M 必須要如何的說法也只是無稽的刻板印象。

稍累積了一些圈內的知識後,你會發現禁羈圈內還分出更多個小圈圈。有人愛繩縛,有人自認是「D/s (支配服從)系」的,有 SP (spanking) 掛的。我是哪一種?

我們建議,不用太早認定自己的角色身份,反而應該避免被身份限制住。雖然許多禁羈圈內人大略地把自己歸類於某個分類下,如果你再深入了解、分析他們喜歡什麼、有什麼幻想,將會發現許許多多喜好是很個人、難以歸類的。有人的性幻想是「被塞入一個瓶子裡面,灌滿液體」;有人說他喜歡接吻時的氣味;有人想和弄不壞的玩偶做愛。同樣在禁羈圈內,觸發某些人慾望的點是極端情境下的強烈情感交流,有人卻認為不要有情感、被當成物,他才能真正興奮。有位知名繩縛攝影師曾在演講時摸著他的伴的頭髮:「她呀,幾天不綁她,就會不乖鬧脾氣唷。我只好常常處罰她呢」。我看著他們的表情,發現在大家面前這麼說著,就是他們喜歡的情趣。這該怎麼分類呢?

也因此,許多人會在深入挖掘分析自己的喜好之後,驚覺「像我這樣的人好像蠻少的耶?」其實這倒是很常見的。也許人類的性喜好本就是複雜獨特的。

性喜好也許人人不同,但受到文化、環境的形塑,漸漸長成特定的樣子。生在東方的人也許較常接觸到繩子,生在西方的人可能較長接觸到皮革與金屬。某些慾望因此有了成形、發展的機會,有些則尚待發掘。類似喜好、有共同基礎、能夠溝通的人可能因為種種拉力(有見面、集結的條件)或推力(如受到類似的壓迫)而聚集在一起,發現彼此的相似處,共同創作彼此「為什麼喜歡這個」的敘事,漸漸形成了一個個「身份」。身份形成後,大家便不只說自己喜歡這個項目、那個項目,而開始自稱自己「是」某種人了。

而不同小圈子的形成背景不同,自然有不同的文化,風格。不同圈子難免會認為自己的詮釋才是好的、對的,也因此徒增許多紛擾。

有個確實的身份能給人一些歸屬感、認同感,也方便大家團結。但追根究底,身份的形成畢竟是很人為的。不論是對自己,還是對他人,我們建議大家盡量往「我/他喜歡做什麼」,而不是「我/他是什麼人」的方向想。一方面讓自己多嘗試、探索各種可能性。另一方面也以少用標籤、多了解對方真實需求的方式去認識別人。

多貢獻心力、多關心其他性少數

讀到這裡,也許你已經發現,我們原以為是「關起門來做的」SM, 其實和社群關係密切。一個健全運作的 SM 社群提供人際網絡,傳播知識,也保障大家的個人安全。

體認到「對性少數來說,個人和社群息息相關」,是歐美皮繩愉虐社群一個重要的發展關鍵。亞洲傾向把性事私密化,許多人出現在網路上或活動中的目的僅限於為了找伴。找到了伴侶,兩人一起消失,下次大家可能得等到他們分手了、各自找朋友訴苦時才見得到他們了。約在 70 年代後,歐美皮繩愉虐人們開始把 SM 視為公共的事。大家從社群中成長、學習,也很樂於回饋社群。如前所述,一個好主人也必須是個好人。但如何知道某人是不是好人?在歐美 SM 圈,大家往往會看一個人在 SM 的公共領域的表現。這使得大家很有意願辦活動、辦課程、發表意見、參與討論。這樣的傳統使得歐美 SM 圈在技術、觀念上都進步神速。

如何認識圈內朋友?如何認識可能的伴侶?如何觀察對方是不是一個可靠的人?不妨多參與一些 SM 圈的公共事務吧。

延伸出去看,不論歐美或台灣,BDSM 社群的成長茁壯都有賴於包括 LGBT 團體在內的其他社群支持與支援。由於大家處境類似,有許多經驗可提供,資源可共享。由於彼此能理解,其他性少數通常對 BDSM 抱著更開放的心胸。相對地,我們也該多聲援、多支持我們的性少數朋友們,一起讓大環境更好。

有哪些圈內活動可參加呢?

經過十數年的耕耘,台灣的 SM 活動雖仍不如國外頻繁,也漸漸發展到每週都有些活動可參加的程度了。圈內幾位熱心朋友目前將台灣 SM 活動整理在這份行事曆上。除了瀏覽網頁,也可用 iCal 或 Google Calendar 訂閱。大家不妨多利用。

其中我們特別推薦以下幾個活動:

  • 老牌 BDSM 團體「皮繩愉虐邦」在每月第一個週日下午 3:30pm – 6:00pm 舉辦的「脫殼日」是一個 munch 形式的聚會。地點在台北市公館台電大樓站附近、支持許多社運活動的半路咖啡。任何對 SM 有興趣的人都可直接到店裡看看。
  • 在每月的「脫殼日」之前,皮繩愉虐邦也在 2:30pm – 3:30pm 之間舉辦「華麗色情冒險」講座,邀請講者分享各種性別相關議題、體驗、與技術。很推薦大家聽!
  • 位於台北市西門町的酒吧 Commander D 於每月第二個週六下午舉辦「Freak Day 飛客日」。Commander D 有懸吊點、X字架等設備,因此這兒自然形成了一個類似SM派對的氛圍。是一個可以放鬆並安全地體驗各種實踐的場合。
  • 著名繩師舞真夜於每月第三個週日舉辦「真繩會」。這是給喜愛繩縛的人的聚會。現場並不一定有教學,而是希望大家經由觀察彼此怎麼綁而彼此學習。喜歡綁人,或喜歡被綁的朋友都可以在這兒邀請對象綁綁看。由於繩縛需要較多空間,每次只能容納約 20 – 30 人參加。此外,舞真夜也時常在台南辦繩縛活動,請注意活動消息。
  • 台中的團體「虐狐」是個用心經營的團隊,固定在每個月17日辦類似 munch 形式的聊天聚會,偶爾也有更大型的活動。
  • 此外也有不定期開設的繩縛課、肢體開發、工作坊、聊天會、表演… 等等活動。歡迎大家來!

Photo credit: Donna Flagellason, TUS2011, July 24, 2011. CC-by-nc, 2.0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