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an. 16, 2006 by Shin

一月初,我正準備搬家事宜,也認為Incubus 的耶誕 party是我在日本的最後一個 SM 活動了。很意外地,我卻收到了長田 Steve 的來信,「很不錯的網站,我們見個面吧!」他說。

長田 Steve 在亞洲各處遊歷數年後,1980 在日本定居,學習空手道與合氣道。後來他參與 SM 攝影,學習繩縛,最後繼承了長田英吉的姓氏。在日本/台灣的我們所熟知的繩師是明智伝鬼、乱田舞等人;在西方世界中,說到繩縛,長田 Steve 卻可能更為西方人熟知。佔了語言相通之便,繩縛被西方 BDSM 界注意,幾乎全靠他的引介(例如這篇 2004 年、介紹日本 BDSM 的文章仍寫道「令人驚訝地,日本 SMBD 圈以繩縛和吊縛為主,而不是鞭。」)。


Alice 與 akane

於是我們相約在一月十六日、他在乱舞館的表演之後見面,並邀了同樣認識 Steve 的 Alice 同行。我們在 Succubus 曾見過長田 Steve 一次,不過這次他看來比印象中更高大。他話不多,但出奇意料地友善,甚至送了我們一張他的 DVD 當作見面禮。表演時間雖快到了,他仍說希望看看我的繩縛。於是已經將近一個月沒碰繩子的我還是做了… 嗯,最有把握的橫吊。

Steve 沒有什麼門戶之見,仍保持著好奇心,甚至不介意問一些他覺得有意思的細節。之後他的 live 表演開始。Steve 把 model 仰著吊起,然後變化了數個姿勢。akane 大為讚嘆,表演過後立刻忍不住向 Steve 表達讚美:「一切很順暢,完全沒有間斷!」

之後是 Steve 接受觀眾要求繩縛的時段。Alice 幫 akane 傳話:「akane 想被綁綁看,但她不想當第一個。所以,我先來吧!」其實 Alice 自己也很迫不及待吧?Steve 和 Alice 比較熟識,綁起她來比較大膽而狂野。輪到 akane 時則細心溫柔多了。出乎意料地,Steve 叫我過去:「我慢慢綁,讓你看清楚。」我驚喜地邊看邊學。

Steve 示範的吊縛基本上和剛才表演時的一樣,吊縛完成、裝飾做好之後相當華麗。在日本見過幾位繩師,從沒有人像他如此地大方不藏私,把大家都當作愛繩縛的夥伴,沒有架子地交流技巧。我想,他會成功不是沒有理由的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