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rch 14. by Shin

上回說到白色情人節那天出了意外。現在終於說明一下囉。


本來想拍這樣的照片。

白色情人節那天,本來想要拍模擬絞刑的照片。原計畫是把繩子固定在紅音脖子上,讓她踮腳站著。我一直認為只要身體還有部位著地,就可以把重量落在地上,也就還是安全的。

我把繩子在脖子上固定好,然後用基本吊縛的手續:繞上去穿過掛環,往下穿過脖子上的結,再穿過吊環一次。對紅音說,如果不舒服就出聲。然後拉緊繩子直到她開始踮腳。再上下各穿一次、固定。從拉緊繩子到固定,應該不超過二十秒吧。

然而這時就發現,紅音站不住了!

我立刻把她放下來,讓她躺在地上。紅音抖了幾下才漸漸恢復過來,並咳了一陣。她說只記得我的最後一句話(「如果不舒服就出聲。」),然後便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,一瞬間覺得好像從小到大的回憶都從眼前閃過。等再回神過來時,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已經躺在地上了。對我來說是一瞬間的事情,她卻覺得經過了很久。

我們兩人都覺得驚魂未定。雖然只是這樣幾秒鐘,已經讓紅音的脖子留下一道紅紅的勒痕。

回想起來,也許是人其實無法在沒有別的東西可拉、撐的情況下踮腳站太久。而只要一滑,全身重量立刻到了脖子上。一缺氧人就暈了。

這印證了綁脖子真是相當危險的事情。我們這次蠻幸運的。請大家不要輕易嘗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