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:zh]東方苦甜藤 — an SM/shibari/bondage website by Nawakiri Shin (小林 縄霧)[:en]東方苦甜藤 — an SM/shibari/bondage website by Nawakiri Shin [:]

Category diary

[:zh]繩師48號抄襲事件簿[:]

[:zh]我是小林繩霧。本文目的為揭露繩師 48 號在過去兩年內抄襲我與友人的文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[:zh]「愛贏了」之後?性工作除罪爭議再起[:]

[:zh]「愛贏了」的大團結比大家想像得還快地出現陰影。國際特赦組織提出一份草案主張全球性的性工作合法化。不意外地,一些保守團體、宗教團體自然反對。但這次,遺憾地,一些盟友也成了敵人,包括一些高知名度、形象開明進步的名人們。[:]

《格雷》現象

[:zh]然後出現了《格雷》。為什麼我們談《格雷》?因為我們「是」,我們自認為我們看得懂,我們的觀點和「香草人」不同。怎麼個不同法?《格雷》缺了什麼,錯了什麼,怎樣才「是」BDSM? 哪種 BDSM? 你的 BDSM 和我的有什麼不同?我在什麼意義上「是」個 BDSM 人,或著我又和所謂的 BDSM 多麼疏離?怎樣是新手、怎樣是老手?這許許多多論述被生產出來,成了這個社群人人尋找、釐清、界定自己與 “BDSM” 的關係與位置的儀式。社群如此被打造、強化著。[:]

《愉虐性工業》KINK

「如果香草色情工業是星巴客,KINK 就是公平交易咖啡。」一篇報導如是說。其實,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2013 澳門成人博覽會

2013 年 12 月,我與南西參加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舉辦的 Asia Adul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「一繩」與情趣繩縛

2012年夏,我們跑了一趟英國。原想學習神經與繩縛的安全知識,陰錯陽差地被放了鴿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實在搞不懂龜甲縛…

我總覺得我搞不懂「龜甲縛」這東西。 龜甲縛如此深入大眾對 SM 的印象 &#82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[:zh]原來我不曾懂繩縛 — Moscow Knot 2013 記事[:en]How Little I Knew About Shibari — Memoirs from Moscow Knot 2013[:ja]How Little I Knew About Shibari — Memoirs from Moscow Knot 2013[:]

[:zh]「原來我不曾懂繩縛。」 與歐洲朋友們見面總是給我這樣的衝擊。「原來我不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[:zh]「教繩縛就如同教烹飪」[:en]Teaching Shibari is Like Teaching Cooking[:ja]Teaching Shibari is Like Teaching Cooking[:]

[:zh]在羅馬短暫停留的最後一晚,我到朋友 Stefano 的 SM/情趣用品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[:zh]與魏瑛娟老師見面[:en]Meeting Ms. Ying-chuan Wei[:ja]Meeting Ms. Ying-chuan Wei[:]

[:zh]「我得先走。改天出來喝咖啡聊聊吧!」台北藝穗節表演後,台灣小劇場先驅魏… Continue Reading →

« Older posts

© 2022 Oriental Bittersweet — Powered by WordPress

Theme by Anders NorenUp ↑